芙中严厉管制 学生无牌驾驶记大过

芙中严厉管制 学生无牌驾驶记大过
报道:廖舒桦

芙中严厉管制 学生无牌驾驶记大过

芙蓉美华国中规定登记驾驶摩托车到校的学生停放在指定范围。

无牌驾驶,害己害人,市内不少中学只要在鉴定学生持有驾照及汽车路税,才允准学生驾车上学,家长也认同及支持直接将无驾照者提控上法庭,以发挥惩诫及阻吓作用。

在国内只要满17岁就能考取驾驶执照,所以许多学生都会在满17岁后考取驾照,然后驾驶上学,但是当中也有许多学生无牌驾驶。报章新闻也报道了无数次无牌驾驶的死亡交通意外。

受访的一名校长指出,他们严格管制学生驾驶到学校,学生必须出示驾驶执照,才能申请驾驶到学校。

他说,若发现学生无牌驾驶会记下学生大过;并认为无牌驾驶非常危险,不仅危及自己的安全,也威胁其他道路使用者的性命安全,所以有必要加强执法,惟政府必须考量此措施在行政上是否行得通。

至于受访的家长反映,家长有责任管教孩子,不能一味纵容或允许孩子无牌驾驶,否则当意外发生后,后悔莫及。因此,她支持把无驾照者或借出车辆者控上法庭。

车祸多涉及无牌驾驶

郊外地区包括新村,许多孩子都会无牌驾驶,受访的村长也认同以上建议,并指会在上述措施正式执行后,劝请村民勿违例驾驶,从而避免遭到取缔提控。

警方指大部分车祸是由无驾照的驾驶者造成,警察总长丹斯里卡立建议直接把无驾照者控上法庭,甚至包括借出车辆的车主。 

这主要是警方发现许多车祸都和无驾照驾驶有关,尤其是未成年者,目前这些涉案者最多只是罚款,惟罚款的作用已经不大,因而建议提控这些人士,包括借车给后者使用的车主。 

芙中严厉管制 学生无牌驾驶记大过

警察总长丹斯里卡立建议直接把无驾照者,包括借出车辆的车主控上法庭。

学生须申请通行贴纸——芙中校长·蔡亲炀

对于学生驾驶到学校上课,我们学校在管制上也非常严格,如果发现学生无牌驾驶,我们将会记下学生大过。

一般上,学生得先申请通行贴纸,同时出示驾驶执照,才被允许驾驶到学校;若有学生取巧以家长的通行证驾驶到学校,一旦被发现家长也会被追究责任,所以我们也会向家长先声明。

无牌驾驶非常危险,我们会以生命教育教导学生,让他们知道生命不会重来,在考虑自己的安全,也考虑别人的安全。

我支持警察总长建议直接把无驾照者控上法庭,因为被控后会留下案底,所起的效用非常大,惟此措施在行政上是否行得通则有待政府深入考量。

须鉴定学生拥驾照——芙蓉美华国中校长·陈志强

我们学校必须先鉴定学生是拥有驾驶执照及所驾驶的车辆是贴上路税,并在他们登记后,才会发出驾驶到校的贴纸予学生,决不允许学生无牌驾驶。

车停校外不负责

我校拥有2000余名学生,根据登记记录目前仅有20余名学生驾驶摩托车上课,大部分都是乘坐交通工具;至于轿车则因为停车位不足而不允许学生驾车。不过,也有一些学生驾车前来,却将车辆停放校外,基于是在校外,若有意外事故发生,校方不会承担责任。

每年新学年,我们都会报告一次驾车到校的情况,让学生知道必须拥有驾驶执照及路税,才能驾驶到学校。过后,我们也会联合警方举办多场道路安全觉醒运动,从而灌输学生驾驶的安全意识。

新村应严厉执法——万茂新村村长·陈子明

在新村内,村民多以摩托车为代步工具,因此为了方便,也常会有孩子无牌在新村范围内驾驶,到篮球场打球。

由于一些孩子的父母外出工作,孩子骑摩托车到附近也在所难免,不过孩子们只会在新村范围内行驶。

为了安全,同时降低意外发生率,直接把无驾照者控上法庭确实是好措施;一旦政府正式宣布有关措施,为了村民的安全及避免他们被提空,我们村委会会劝请村民切勿再违例驾驶,避免遭取缔提控。

家长应严管孩子——洪记鸡饭小贩·冯筵琍

无牌驾驶非常危险,我也听闻朋友的孩子因为无牌驾驶而丢失性命,所以身为父母者应该严厉管教孩子,绝不能允许孩子无牌驾驶。

我两名孩子已就读中学,儿子曾要求我让他无牌驾驶,但是我立即拒绝,并告知他无牌驾驶的危险性,只同意让他在考取驾驶执照,掌握驾驶技术后才驾驶。

无驾照者控上法庭确实比罚款惩罚更为严厉,而我也赞同直接把无驾照者控上法庭,甚至包括借出车辆的车主,因为往往是父母的纵容而导致意外悲剧的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