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内外兼美,才够格当人气美少女

要内外兼美,才够格当人气美少女

人气美少女的个性,就是要内外兼美

我四岁时,阿嬷曾带我到她家附近的公园。我亲爱的阿嬷是社交花蝴蝶,就连在杂货店排队结帐,也能和排在她前面的人变成好朋友,或是和远在印度的客服人员结为知交。因此她不明白她的孙女为何这幺难与陌生人交际。

「玛雅,去和那边那些小朋友玩啊。他们看起来人很好。」

「不要,」我会反抗。

「嗯,为什幺?」

「因为,我不喜欢其他小朋友。」

这句话形塑了我的一生。

然而另一方面来说,布洛迪则是完全得到阿嬷的真传,他有一大堆朋友。他是怎幺办到的?是靠他淡棕色的眼睛配上浅褐色的金髮吗?还是靠酒窝?贝蒂.柯内尔说都不是。

长得漂亮、有魅力确实有助于提升人气,但长得漂亮、有魅力并不能、也绝不能保证妳一定会受欢迎。还有另一项因素,一项非常重要的因素,就是个性。个性是一项难以形容的特质,可以决定妳做人的方向。虽然无法言明,却能轻易辨认。

所以要如何培养这种难以形容的特质呢?贝蒂花了三章的篇幅说明,而这就是我本月要追求的目标。从良好的态度、害羞程度与个性三方面着手。

妳必须要了解,拥有美丽的容貌还不够,想在这个世上出人头地,必须要内外兼美。如何让自己变美?就是要拥有迷人的个性。听来容易,实则不然。因为要养成迷人的个性,必须要亲切、体贴、大方、率真、有礼,这些特徵加总起来便是彬彬有礼的态度。

看来有很多事要做。还不只如此。在这些基本特质中,最根本的一项就是要与人和睦相处。独自一人是享受不到乐趣的,必须与人分享快乐才能真正体会这种感觉。也就是说要多交朋友。

好吧,我会努力的。但只有一个地方可以认识人,只有一个地方可以看到人气指数表完全散发其可怕的光芒,那里是全校最无情、折磨心灵的地方。就是学生餐厅。

现在我必须脱离这一小群社会边缘人的保护,独自去冒险。我得走出去认识新朋友。

我的做法是每天到不同桌和其他团体坐在一起。我会从我认识的人开始,再逐渐将範围扩大至陌生人,最后则是要面对⋯⋯受欢迎的主流族群!

要克服害羞,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要一步步走出去。先从小地方着手,再逐渐扩大範围。

好吧,贝蒂。

实验展开了。

四月二日,星期一

今天早上我在校车上向三个人说「嗨」,但他们不是无视于我,就是耳机声音太大,根本没听到我的声音。

今天我穿着普通衣服。这种服装似乎更适合即将面对的战场。

妳的外表、谈吐和思维是决定妳成为现代美国青少女的条件。想想自一九○○年至今,美国已有多少变化,而从现在到西元二○○○年,又会再经历多少改变—重点就在于适应变化,同时维持自己的标準和个人特质。

我每天早上依旧会戴上珍珠项鍊和化妆,但现在又改穿裤子了。调适是好事。适者生存,不是吗?

开始上课前,我在图书馆认识两位七年级生。摩根和诺亚人都很好,我在去吃午餐的途中,在走廊上向他们挥手打招呼。我想这也是其中一部分。想要变得有人气,必须努力与认识的人维繫友谊。

今天是第一天,午餐时我仍和旧友,也就是社会边缘人族群坐在一起,并且很有礼貌地听肯姬再次说起她母亲如何逼迫她的故事。

「听我说,肯姬,妳知道我明年要搬家了吧?」等她停下来喘口气时,我说道。

「嗯。」

「我想在离开之前认识很多新朋友。接下来我会坐在不同桌,向大家说『嗨』。妳知道的嘛,就是交朋友。」

她被饼乾呛到。

「搞什幺鬼啊?妳想打破现状!摧毁这个社交阶梯!破坏目前维持这个世界的一切!」

「还有呢?」我反驳她,摆出比实际上更有信心的样子。

「还有,这根本不可能!不要做!」她转过身背对着我。

「肯姬,我有什幺好损失的?」

她愣了一下直盯着我。「夭寿喔,丫头!妳真有种!」

我点点头,对自己笑了笑。「我想要妳跟我一起去。」

「死也不要!」

我叹口气。英雄总是要单枪匹马面对恶龙。

四月三日,星期二

今天我决定加入靠近我们这一桌的另一桌社会边缘人。我紧张得满手是汗,连忙擦在裤子上。我可以感觉到脖颈处的心跳,紧张得直吞口水。就是现在了;我这一年来一直努力的一切。我做得到的。我把背包放在一群算是认识的人旁边。亚当、艾玛和她的男友伯纳多都说他们不介意我坐在那里,不过他们看起来有点疑惑,不明白我为何要离开自己那一桌。

肯姬把我打算认识新朋友的计画告诉我原本那一桌的社会边缘人,他们的支持程度都和她差不多。

「妳搞什幺鬼啊,玛雅?快点给我滚回来!」

「玛雅,不要这样!妳不够坚强!快回来吧!」

「妳到底是谁,妳把真正的玛雅怎幺了?」

「拜託,妳一定不正常了!快回来!」

「妳疯了吗?」

知道自己有这幺强大的后盾真让人欣慰。

后来我发现,伯纳多六年级时英文课和我同班,因此他知道我的名字。我必须承认,我不知道他的名字。为什幺我当初没有好好记住伯纳多的名字呢?

四月四日,星期三

我对着镜子好好替自己加油打气一番之后,在午餐时间和西班牙帮的人坐在一起(他们在人气指数表中大约介于四分至五分之间)。我认识其中一个人,所以我们聊了一会儿。

出乎意料的是,我发现其他女生也知道我的名字。我们聊了很久,谈论乔治亚州和新上映的电影。不久后,他们切换成西班牙语模式,因此我只能微笑和点头了。

四月五日,星期四

今天午餐时,我和八年级的合唱团怪咖坐在一起。我们聊圣安东尼奥之旅聊得很开心。我一直以为她们个性卑鄙又爱批评别人,但我想我才是那个没有真正了解别人就妄下定论的人。我喜欢和她们在一起,我想她们也喜欢我。我甚至还把电子邮件地址给其中一人。也许下次我就不会是大家挑剩的最后一人了。

四月七日,星期六

我看到和我坐在一起的那位合唱团女生寄了一封傻傻的信给我。万岁!我愈来愈有人气了!然后我看到有一封未读邮件埋在一长串脸书更新通知及广告信的下方。我点开那封信。

亲爱的玛雅:

妳的文章写得棒极了!我对妳的故事和诗作都非常有信心。妳显然对写作十分用心,这点才是最重要的。欢迎妳随时打电话给我,我们可以讨论一下妳拜託我写的引言,别忘了,今天一定会是美好的一天!

诚挚的劳伦斯老师

我盯着萤幕看了许久,然后才看日期。一月三十日。

我把这封信印出来,抱着这张纸蜷缩着哭了起来。

摘自《美少女祕密成长日记》

Photo:martinak15, CC Licensed.